但此时此刻,虫母没打算直接要这家伙死,毕竟只有在兽魂灵体活跃的时候,才能提炼出来魂力,在把它投入复魂瓮之前,魂体最好是没有失去意识的活泛状态。

“唰!”霎时间让焚烧对方的火焰气息减弱,邪蛁虫母冷冷道:“现在知道厉害了吧?那你就应该老实点。”

“喂,白蛇,这副古兽骸骨最好的部分是哪里?”

“嘶嘶、嘶嘶!”听到邪蛁虫母询问,御风蛇立刻腾空而起,在骸骨的肋骨、胸椎周围陡转一圈,虫母点了点头:“哦,原来是那里,我明白了。”

紧接着,虫母便扔下一句:“看好这兽魂,我去调查一下,马上就回来。”

闻听此言,白环御风蛇好高兴,立刻绕着困住兽魂的火网兜圈,发出嘶嘶叫声,奚落嘲讽那兽魂。

只因为它和对方积怨已久,不会放过任何折腾兽魂的机会,若不是白蛇也害怕火网的热浪灼伤自己,此刻早就扑过去又撕又咬了,不过现在,多多讽刺一下这个“囚徒”也是好的。

那火网中的兽魂被自己一向瞧不起的兽魂挤兑,气得不断嘶吼咆哮,可又没有任何办法,现在当真是几乎原地自爆般的憋屈!

不说白蛇如何折腾戏弄兽魂,单提虫母钻到了巨大骸骨中间,在腰肋和胸椎位置之间,果然发现了有些不同寻常之处。

“嗯,这个位置散发的灵气显然是最充足的。”

虫母心里思忖:“由此可见,这猿类古兽死去的时候,将自己体内残余的灵气与精血全都集中在了此处,可笑兽魂和白蛇都没什么脑子,找不到这里的奥妙,现在可就要便宜我了。”

想到这里,邪蛁虫母左瞧右看,陡忽注意到胸椎骨正中间的位置有一抹惨白光芒,于是霍地吐出一丝灵气,“嗖!”电光石火间,灵气被外力强行扯住,居然朝着那股惨白光芒急掠而去。

“哧溜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