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5200 > 玄幻小说 > 苏生者之座 > 抉择之剑 第二节 白色修道院
    苍被剧烈的颠簸惊醒。

    刚刚脱离梦境的少女怔怔的注视着摇晃的车厢,许久才找回了自己的思绪。

    “苏拉,我们到哪了?”苍低声的说道,她的声音远不似同龄少女般清脆悦耳,喑哑中裹夹着难掩的阴郁。

    马车外传出护卫平稳的声线,“殿下,我们刚刚到达黑石平原。”苍没有说些什么,她撩开马车的帷帘,苍白的面孔微微探出。

    入眼处的只是满目的苍凉,狭隘的小路,错综的黑森林,黄昏中只有马车前行的摩擦之音,少女抿紧唇线,几乎不敢想象自己数天前还身处帝国诺澜德的首都,亚克大陆最富饶的城市朗格亚特。

    她跌回马车,在车厢中摸索半晌才摸出一个黯淡的镜子,苍沉默,最后将面孔映入镜中。

    黯淡的镜片上映出一张苍白憔悴的面孔,少女天青色的长发随意的披散,消瘦的面庞上甚至能看出一条条青色的血管,而一圈深紫的掌印依旧浮现在面庞上。

    “殿下,陛下他只是一时气恼。”苏拉的声音隐隐传来,这个年轻的骑士驾驭着马车,面孔上含着一丝忧色,实际上她明白这位帝国三公主在几天前就已经被彻底放逐,她那位枭雄父亲根本不会饶恕一个阻碍他意志的人。

    在诸国会盟上,将另一方强国国王最宠爱的公主推下护城河什么的。

    整个诺澜德都明白这位公主想要什么,阿萨罗德的公主,在她成年那天将会嫁给诺澜德铁血大公的次子罗兰,而苍倾心于罗兰在诺澜德举国皆知,苍和她那个来自东方的母亲一般偏执,但没有人会想到她会这么做。

    如果阿萨罗德的公主身上没有佩戴魔法道具捡回一命的话,对于苍的处罚绝对不止流放。

    但即便如此,这位公主今后的人生也要在修道院中度过。

    苍没有回应苏拉的安慰,她颤抖着手指拨开自己青色的长发,在柔顺的发丝中一点点隐约的金色悄然亮起,这些金色的长发甚至在发出美丽而神圣的辉光,只是触碰就能感到一丝丝的温暖。

    不止如此,少女漆黑的眼眸中若是细视,还能够发现一抹隐约的湖绿。

    自离开诺澜德首都的那天起,苍的身上就已经开始发生变化,她会在梦中梦到一个高挑而神圣的身影,而醒来时她的身姿甚至隐隐与对方重合。

    更令少女恐惧的是过去记忆的渐渐模糊。

    不论重要与否,似乎都在随着梦境的逐渐深入而越发模糊。

    苍在变成另一个人。

    “不不不!”少女撕扯着头发,然而那几缕黄金发丝甚至灼伤了她的手指。

    马车外的苏拉听到她痛苦的呻吟也只是无奈的叹息。

    没有人能理解苍现在的恐惧,即便是十年前她的母亲去世苍也未曾如此恐慌,对方偏执而傲慢,生下苍之后更多的精力都花在和诺澜德王的其他女人斗争上。

    母亲死时,苍甚至没有什么强烈的情感,于她而言,对方只不过是个一年见数面的陌生人而已。

    而现在,比死亡更加可怕的东西开始腐蚀苍的灵魂,而她的身边无人诉说。

    “罗兰...”蜷缩的少女低声的喃喃,然而那份思念很快又被另一个人的身影冲垮,直到那个人和罗兰订婚的消息传来时,苍才明白她和她的母亲一般执拗,甚至更为疯狂。

    直到现在,苍也无法想象自己当初抱着何种心思,才将那个人推下了护城河。那个时候少女满脸快意,而那副表情也曾经在少女母亲的脸上浮现。

    丑陋的,被憎恨嫉妒扭曲了的神态。苍想起那时人群中罗兰不可置信的面庞,想起那时她留着泪微笑,想起十年前她的母亲从城堡上一跃而下,死时对诺澜德王疯狂而恶毒的诅咒。

    她知道罗兰在也来不到自己身侧了。

    苍在空旷的马车车厢中缩成小小的一团,连那丝痛苦的呻吟也埋在臂弯间。

    ...,................

    漫长的摇晃后,马车突兀的停下,苏拉的声线从外传来,“殿下,我想我们不得不待一会了。”

    苍微微动弹,随后撩开了帷帘,透过狭隘的小道,少女在纵错的林木间望见无数乳白的光影,它们有着人类的形体,干瘦的身上披着残破的袍服,唯一暴露在空气中的枯朽手指上挂着一盏微晃的油灯。

    他们在阴暗的林间穿梭,毫无质量的躯体穿过枝丫,低沉的呼啸声中无数淡蓝的磷光从空气中浮现,环绕在人影手中的油灯之中。

    “这是什么?”苍低声的问道。

    “殉魂者。”苏拉满怀敬畏的抬手叩击胸甲,向那些被淡蓝磷光环绕的人影低头示意。

    “他们生前是拥有圣洁灵魂的生命,死后灵魂升华为圣灵徘徊在凡世,指引亡魂得到真正的安息。”

    “殉魂者极为罕见,他们也象征着好运。”女骑士观察着少女苍白的面孔,见她只是有些精神委顿便继续说道。

    苍没有说什么,她的目光追逐着那些纷飞的光影,这时殉魂者似有所觉,其

    亲,本章未完,还有下一页哦^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