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5200 > 玄幻小说 > 碎月如戈 > 正文 第一百四十六章 假亦真时真亦假(五)
    沈玉走后,宫翎命宫女去太医苑取了一瓶伤药来,欲拿给段青,结果却半天没见到段青的影子。

    他本是命段青去拦着兰珂的,兰珂确实没岀现,可段青怎么也跟着消失了?

    最后还太监小顺子问了附近的的宫女才知道,兰珂郡主一气之下就将段护卫带回宫了。

    小顺子这一听也暗暗惊讶了,赶紧去回禀宫翎,“皇上,段护卫被郡主带回韶华宫了……”

    “你说什么?”宫翎这一听,手中的茶杯险些掉在地上,他这位不让人省心的妹妹又想干什么?

    他再也坐不住了,立刻叫来小顺子,步履匆匆的去了韶华宫。

    韶华宫内,宫兰珂命奴才们去了太医苑,太医苑之人以为是郡主伤着了,便派了一位女医官前来,到了韶华宫后,一看是为一男子诊病,双方皆尴尬了片刻,碍于郡主的命令,女医官见他只是伤了脖颈,也就没有回去替换男医官了。

    那一刻也就只有段倾城不太明白,为什么那名女大夫迟迟不肯替她包扎……

    女医官小心翼翼帮段青的伤口止了血就,上药包扎完,又嘱咐了几句该注意的事项后便退下了,偌大的韶华宫内,周围的一帮小奴才都在偷偷打量着这位被郡主强行拉回来的俊美侍卫,时不时还有宫女们羞怯的猜测这位护卫大人的年纪,婚配与否,把段倾城听得好一阵尴尬。

    都是皇宫内苑,怎么郡主宫里的宫女们和皇上宫里的差别这么大?

    很明显郡主这边的胆子更大些,活泼一些,也没那么唯唯喏喏,看来这位郡主平时待她们不错。

    听到一帮奴才们的叽叽喳喳,宫兰珂也是一脸不自在,她走过去,故作高傲的看着他,“喂,你的伤已经包扎好了,本郡主以后不欠你什么了……”

    “郡主本就不欠我什么。”段倾城轻轻颔,看着宫兰珂时,眉间的冷漠已然少了许多,“一点小伤,不理它自会好的,倒让郡主为我费心了。”

    “哼,你知道就好。”宫兰珂有些不自在的挪开眼神,小脸儿上又不自觉的红了红。

    不知道为什么,每一次现他在看自己时就会特别不自在。

    宫翎走进韶华宫之时,正好见到这么一幕,当他看到兰珂脸上那抹可疑的红晕之时,眉头不自觉就拧到了一起。

    “段青,你好大的胆子!竟敢擅闯郡主寝宫!”他忽然沉声喝道,把韶华宫里所有的奴才们都吓得齐跪伏在了地。

    段倾城被逼无奈,只得持刀单膝跪地道:“小人并非自愿擅闯,还请皇上明鉴。”

    “还敢狡辩,来人!把他给我拖岀去,杖责一百!”宫翎哪里肯听她的解释,一颗心均被刚才那一幕蒙蔽,区区一从护卫,擅入内宫,还敢打兰珂的主意……

    段倾城对宫翎突的无名之火感到困惑,她究竟做了什么天理难容的事情?

    “皇兄你疯了吗?凭什么说打人就打人?”宫兰珂立刻冲出去挡在了段倾城的面前,气恼的看着宫翎。

    “他身为男子,擅入内宫就是在毁你名节,朕打他还算轻的!”

    “那好。”宫兰珂听他这么说,反倒来了劲,她说:“段青是珂儿擅自做主带进内宫来治伤的,皇兄如果觉得不妥,那就先打珂儿吧。”

    “你放肆!”宫翎看着横在面前的宫兰珂一脸大无畏的模样,竟没了主意,“你无视宫规随意将男子带入寝宫,成何体统!”

    他从来没见过兰珂这副模样,为了保护一个陌生人竟敢和他对着干,以前那个柔柔弱弱需要人保护的兰珂哪去了?

    “皇兄你别这么生气嘛……”宫兰珂见势不对,便趁势拽着宫翎的袖子撒娇道:“是珂儿不小心弄伤了段青,这才把他带回来治伤的,你要是把他打死了,那珂儿可就成了千古罪人了……”

    宫翎被宫兰珂这一举动弄得下不来台,他看向跪地的段青,“真是这样吗……”

    “回皇上,是郡主心善,好心带小人回来疗伤,仅此而已。”她说。

    宫翎脸上的戾气渐渐散了,他摇了摇头,“罢了,这次先饶了你,不得再有下次!”

    “小人谨记,多谢皇上体谅。”她低头回道,但她依旧不太理解这深宫内苑的规矩,她这错也认的莫名其妙。

    如果在宫外,任何男女之间只见一面便要受罚的话,只怕整个天下的人都要死绝了……

    宫翎对宫兰珂交待了几句之后便要离开,段倾城自当随他一起,但她只是不近不远的跟着,有意保持距离。

    经过刚才险些被杖责的危机,她再也不敢轻易的接近宫中任何人了,她只想着能尽快找到舍利子,然后马上离开皇宫。

    走至半路,宫翎回头时见她有意和自己保持着距离,心中就莫名窝着一股火。躲他躲得比谁都快,但看此人刚才在韶华宫里看待兰珂的神情却很温情,要不是他现得早,只怕他那单纯的妹妹就被此人给蛊惑了……

    他烦闷的赶开了跟了一路的太监小顺子,走至一处园子之时,又返身折回,直接走到了段倾城的面前。


    亲,本章未完,还有下一页哦^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