六道轮回和百无禁忌这回终于知道不妙,倘若今日不是萧逐风突然出现,他们必然攻破玄青,可现在他们反而受了重创,这回只怕是要回到太古界,修养个百八十年才能再出来了。

然而今日,萧尘绝不会让他们两个离开,仇人就在眼前,怎会让这两人这么轻易就离开?

“啊——”

一声大喝,萧尘满眼通红,手中的天罚之链瞬间朝二人缠绕了去,只要被天罚之链禁锢住,那二人今日怎样都别想逃走了,就是舍弃肉身,元神出窍都不可能,被天罚禁锢,元神也逃不掉。

两人眼见不妙,此时顾不得再逃,同时念了个咒诀,不知那咒诀是什么,在二人的身前,迅速罩起一层血光,“轰”的一声,竟把天罚之链给阻挡了下来。

此时,千羽霓裳也突然从左侧来袭,秋水剑上寒光凛凛,刚才她与百无禁忌相斗,吃了些亏,此时正好算计回来。

两人见她也来袭,急忙中再罩起一层血光,勉强抵御住她的剑光,而在玄青山里,众人见情势陡转,那两人终于支撑不住了,此时也都纷纷出来,御起飞剑,朝那两人攻去,尽管两人周身上下笼罩的血光再强,也渐渐抵御不住这么多人攻击,一旦血光被破,那二人今日恐怕真要在这里遭遇不测了。

百无禁忌和六道轮回死都想不到,他师兄弟二人,今日竟会遭遇如此窘迫狼狈的情形,现在已是重伤之躯,还能如何?莫非真要与这些人拼个玉石俱焚,也同刚才萧逐风一样?

两人对视一眼,也只好用出最后的招数来,各自抓了一把头发,又往上面喷了一口精血,霎时间,在二人四周血雾缭绕,随后又不知念了个什么咒,只听得一阵“咚咚、咚咚”的心跳声响起,远处的人怕这二人又施展什么邪术,立即把飞剑收了回来,退至别处。而萧尘忽觉一阵眩晕,左手手腕上,立即便有一道黑气浮现,花未央情知不妙,一下飞过去,将他扶住了。

原来这两人,是利用三尸魔暂时控制住萧尘,但此法却甚是消耗他们的命元,此时见控制住萧尘了,二人更不做犹豫,立刻便要遁走,眉月和离渊两位尊上立即追了上来,还有天门的那些长老真人,也都纷纷追出来,今日好不容易这两人受了重创,若让其逃走,日后等二人伤好了,何人能再是对手?

众人万万不敢把这两人放走,可是就算百无禁忌和六道轮回伤势严重,也非他们能够拦得下来的,见他们追了上来,百无禁忌手一伸,便是一道黑色掌印打下来,众人猝不及防,当场便有一二十人被打得形神俱灭。

“想走?”

千羽霓裳一瞬间飞上去,将二人又拦了下来,可又怕这两人情急拼命,不敢靠得太近,而那后边的人刚才死了一二十个,此时也不敢再继续追上来,一时间,却令千羽霓裳陷入了险境。

“霓裳……小心!”

眉月尊上看见百无禁忌欲对千羽霓裳使出杀招,急忙上前,可这时六道轮回一掌打来,“砰”的一声,这一掌重重打在她身上,将她打得往后倒飞了回去。

“啊……”

玄青山上,不少天璇峰的弟子都吓得惊叫了出来,千羽霓裳亦是脸色一变:“师父……”下一刻,便是满脸杀机,朝百无禁忌两人攻去,可这两人生死之际,不惜消耗血元,实力确实又变得可怕起来,非她一人所能对付。

就在这危急一刻,天枢峰上忽然一道万丈金光冲天而起,一股磅礴的修为气息,霎时间笼罩了整座玄青山,众人都还没反应过来,便见一道剑光倏地飞来,瞬间化作一道人影,那人身着一件青色的道袍,白发飘飘,全身光华笼罩,宛若仙人一般,不少人都惊呼了出来:“青玄真人!”

“不好,是玄青山掌门……”

百无禁忌和六道轮回也感受到了,这股恐怖的修为气息,绝对是修炼了某种逆天之法,倘若是他们全盛时期,或可与之一斗,但现在双双俱损,还是走为上策,两人也不去管千羽霓裳了,便要强行遁走,怎料青玄真人手一抬,一道金光朝二人笼罩下去,跟着便是如洪钟一般的声音响起:“二位今日既然来了,我看也无须走了。”

这道金光有百丈长宽,一下竟仿似某种禁锢一样,把六道轮回和百无禁忌禁锢在了里面,令其无法施展遁术逃脱。

见这二人均被青玄真人道法拦下,众人一时大喜过望,若水刚才一直都非常紧张,此时见到青玄师祖闭关出来,也立时高兴得喊了起来:“师祖,快把他们抓住!”

金光里面,六道轮回和百无禁忌无处可逃,但真正令他们感到胆寒的,不是这金光里强大无比的禁锢之力,而是对方身上那股寒冷的修炼气息,这绝非一般的修炼之法,人间绝对不可能出现如此逆天之人!

这一刻,两人眼中终于露出了恐惧,但是也迟了,几乎一瞬间,青玄真人便出现在了他们面前,根本不等他们反应过来,只见青玄真人双手一抬,左手按在了百无禁忌的头顶,右手按在了六道轮回的头顶,玄功一动,顿时满天风云惊变,天地失色,刹那间,仿佛四海八荒的灵力,都被青玄真人吸引了过来。

“师兄……”

眉月和离渊也惊住了,青玄真人此刻背对着他们,因此他们看不见青玄真人此时的模样,只能够看见百无禁忌和六道轮回那惊恐到了极限的双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