医术高明?

    沈柳裳回想这段时日,自己的身体状况。

    她本以为是白老爷子的功劳,却没想到是那个纳兰小公主的。

    一个很天真,很善良的小丫头。

    “退下吧,我明白了。”

    “是,小姐。”

    翌日,由于这段时间纳兰君若被霸占,都没有出去练功的纳兰辛辛,正躺在床上睡觉,就被玛瑙给吵醒了,“公主,公主,您快起来啊,那个坏女人过来了!”

    “什么坏女人?”纳兰辛辛拉过了被子,嘟哝了一声,还想继续睡。

    “就是那位抢走王爷的沈姑娘啊!”玛瑙焦急的道。

    沈姑娘?

    听到这话,纳兰辛辛瞬间清醒了,一下子就从床上坐了起来,“在哪儿?”

    “就在院子里。”玛瑙斜着眼睛,瞧了眼窗外道,“还说什么身子好了,特意来感谢公主您呢,奴婢瞧着,就是黄鼠狼给鸡拜年,没安好心!”

    “玛瑙,不要乱说话。”纳兰辛辛从床上爬了下来,吩咐玛瑙道,“你先出去和六姐姐说一声,让她等我一盏茶时间,我先梳洗梳洗,再换身衣服。”

    玛瑙不大乐意,但还是出去了。

    纳兰辛辛梳洗了一番,换了一身衣裳,就走了出去。

    沈柳裳瞧见纳兰辛辛,立即站了起来,迎着纳兰辛辛走了过去,温柔的笑道,“辛儿,这段时日辛苦你了,姐姐的身子好多了。”说着,她望向了身后的馥绿,“馥绿,把东西端上来。”

    “是,小姐。”

    “辛儿,这是姐姐今日下厨做的,你尝尝看?”馥绿端出来的是一碗银耳莲子羹。

    “一看就没有我们公主自己做的好吃。”玛瑙看不惯的道,前几天还霸占着王爷,不肯让王爷来公主这里,甚至让公主给她端茶倒水的呢,今天怎么突然就怎么好了?

    无私献殷勤,非奸即盗!

    “玛瑙。”纳兰辛辛无奈的叫了玛瑙一声,“你帮我去师傅那儿看看,有什么需要你帮忙的。”

    “是,公主。”玛瑙看出来了,公主这是在故意支开她,想到公主现在也是寄人篱下,这个女人将来指不定还会成为君王府的女主人,玛瑙到底还是乖乖退了下去。

    她不能给公主添麻烦。

    玛瑙离开后,纳兰辛辛抱歉的对着沈柳裳笑了笑,“六姐姐,不好意思,我家玛瑙被我宠坏了。”

    “不碍事的。”沈柳裳笑道,拉着纳兰辛辛就坐到了石桌前,“尝尝看吧?”

    “嗯,好。”不管怎么样,眼前的人,都是皇叔的救命恩人。

    纳兰君若一早去看沈柳裳,得知沈柳裳一早就起来了,还来了纳兰辛辛这里,他就转身来了纳兰辛辛的院落,到了纳兰辛辛这边,还没进门,就瞧见了正坐在石桌前吃东西的纳兰辛辛。

    “辛儿。”纳兰君若叫了纳兰辛辛一声,走了进来。

    “皇叔!”纳兰辛辛听到纳兰君若的声音,立即站了起来,像只小百灵鸟似的,蹦到了纳兰君若的面前,笑嘻嘻的道,“六姐姐过来看我,还给我带了银耳莲子羹,你要不要来一点儿?”

    纳兰君若闻言,望向了沈柳裳,不赞同的道,“六妹,你身子刚好,怎么就下床了?还给辛儿做什么吃的。”

    “二哥,不碍事的。”沈柳裳站起身,走到了两人面前,望着纳兰辛辛,微笑着道,“辛儿照顾了我这么多日,我如今身子好了,不过是给她做些吃的。”

    “好了,二哥,既然你来了,那我就先回屋了。”说着,沈柳裳再次望向了纳兰辛辛,让馥绿将银耳莲子羹都拿了出来,浅笑着道,“辛儿,这段时间,我受了伤,心绪不宁,一直霸占着二哥,如今我的身子也恢复的差不多了,就把二哥还给你了。”wavv

    纳兰辛辛听到这话,眨了眨眼,还以为自己听错了。

    “馥绿,我们走吧?”

    “是,小姐。”

    等沈柳裳走了,纳兰辛辛才回过了神,连忙对纳兰君若道,“皇叔,你快去送送六姐姐,她在这里人生地不熟的,又是刚能下床走路,最是需要人关心了,我没有那么小心眼的。”

    对她好的人,她向来是十倍百倍的还之的。

    纳兰君若本意也是去送送沈柳裳,是担心纳兰辛辛闹情绪,才没有去,如今听到纳兰辛辛这般说,他伸手揉了揉纳兰辛辛的脑袋道,“送她回屋后,皇叔马上回来陪你用早膳。”

    “好。”纳兰辛辛眉眼弯弯的笑道。

    本以为这位沈姑娘会一直霸占着皇叔,占据皇叔所有的时间的,却没想到,真的是她小心眼了,这位六姐姐,刚能下床,就给她做吃的,还把皇叔还给她了。

    纳兰君若去送沈柳裳了,纳兰辛辛回到石桌前,继续吃银耳莲子羹。

    方才还觉得不怎么好吃的银耳莲子羹,这会儿却变得格外的甜了起来。

    纳兰君若送沈柳裳回屋,沈柳裳在路上问了纳兰君若一些关于纳兰辛辛的问题,纳兰

    亲,本章未完,还有下一页哦^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