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5200 > 都市小说 > 五月泠 > 第197章 第一百九十七章
    只是越看越生气, 楚寔竟然那么对自己, 她那么小心翼翼地讨好楚寔,楚寔对她的好意却是爱理不理的。格格$党%小说

    也难怪季泠生气了, 她这辈子从嫁给楚寔开始, 就是楚寔心存内疚所以小心翼翼地讨好她, 这居养气移养体, 渐渐也就养出脾性儿来了。如今再看小媳妇一样的季泠,她当然觉得有些生气。

    再看后来楚寔嘴里说着哄人的话,最后却将她弃养至蜀而另娶成康县主,季泠当时眼泪就出来了, 她的心好像跟门的季泠连成了一条线, 她们的喜怒哀乐都是共通的,所以那种被欺骗的难堪、心碎也让季泠几乎痛入骨髓。

    季泠呆呆地看着红彤彤的洞房里, 成康娇羞地望着楚寔, 而楚寔一脸麻木地坐在她的身边。喜娘端了一盘生饺子给成康,问她,“生不生?”

    酸楚疼痛的眼泪顺着季泠的眼角滑落, 耳边好像有什么东西碎掉的声音,清脆的砸在她的耳膜上,为什么要哄她说一辈子就只有她一个妻子,另一边却另娶她人呢?

    “阿泠,阿泠……”是那个人在呼唤她。

    季泠缓缓地抬起双手捂住自己的耳朵, 身体无力地倒在喜房的门口, 泪流满面的蜷缩着, 恨不能再见不到那人,听不到那人。

    渐渐的季泠只觉得浑身冰凉,她能感觉到生命的力量从她的四肢被抽去,可她却没有任何想反抗的意思,万念俱灰地想着,活着又有什么意思?

    她当初还不如自杀呢。

    “痴儿,痴儿呐。”不知哪里传来的声音,伴随着钟声敲在季泠的耳膜上,让她顿时从梦醒了过来,摸了摸自己潮湿的脸才发现,她居然看着门里的世界而迷失了自己。

    退出那扇门之后,季泠还久久回不过神来,一直在深呼吸,楚寔的呼唤越发急躁,可她偏就不理他,就让他着急去好了,自己要是死了才和他的心意呢。

    剩下的几扇门,季泠几乎都有些不敢去推开了。

    她不明白,为什么都是她和楚寔,为何相处的结果却那般不同。可她到底还是没有抵住好奇心的引诱,推开了后面的门。

    门内,她看到还在襁褓的自己就被楚寔抱在了怀里,可她的眼睛那么清亮却又那么悲伤,她记得一切,所以也无法原谅一切。

    季泠看着自己说着伤人的话,逼着楚寔退出了她的生命。她以为只要没有楚寔,她的一生就能如意。

    她看着她嫁给了韩令。

    那人对她的好,一丝一毫也不压于楚寔,甚至更甚。她的日子也的确如她所想的那般宁静安乐,她脸上的笑容也总是那般温柔冲淡。

    但季泠读得出来,她没有大笑,也没有大哭,她的心那么平静,平静得一点儿波澜也不兴。

    这样的人生说不上好,也说不上差,只觉得有些遗憾吧。那样的没滋没味,有些对不住这唯一的繁花人世。

    她心里没有爱,所以也就没有牵挂。季泠看着床上那个人,大着肚子也是难产,她没怎么拼命,好似觉得她的命就该如此,那么轻易就顺从了命运的安排。

    季泠恍恍惚惚地被人再一拽,发现自己又回到了庭。

    而这一次,四面八方似乎都有楚寔在呼唤她。

    那个声音又出现在了季泠的耳朵里,“痴儿,痴儿,该醒醒了。”

    季泠缓缓地闭上眼睛,觉得自己飘在了浮云里,有些分不清真假来,无数个季泠的影子朝她汇聚而来,每一个都是她,也每一个都不是她。

    一念之差,便是再无相交的道路。

    “阿泠,阿泠。”这个声音的背后仿佛重叠着无数的声音,那个被女刺客刺杀的他在喊她,那个眼睁睁看着她因寒毒死在宫外的帝王在喊她,那个知道她难产而奔来的他当着她丈夫的面在喊她,那个欺辱了她的他也在喊她。

    季泠努力地想睁开眼睛,可她忽然有种感觉,她这一睁眼却不知会回到哪一扇的门背后去。

    “阿泠,阿泠……”楚寔握着季泠的手,心慌地发现她的手那么凉,凉得他的心沉入了冰窖里。

    突然,床上的季泠好似窒息的人被人突然灌入了空气一般,拼命地吸了口气,睁开了眼睛。

    “阿泠!”

    疼痛顿时席卷了季泠的全身,但力量也渐渐在她身体重新蓄积,她自以为在怒吼地道:“楚寔,你这个混蛋!”

    天下敢这么连名带姓骂楚寔的,大概也就只有季泠了。

    “是,我是混蛋,我是混蛋。”楚寔几乎喜极而泣,“等生下这臭小子,你随便怎么罚我都行,好不好?”

    阵痛袭来,仿佛撕人欲裂,季泠泄愤地道:“一年,不,三年都不许你再近我!”

    “再用点儿力,孩子就出来了。”楚寔将手喂到季泠的嘴边,“你要是耐不住就咬我。”

    季泠果然毫不留情地一口就咬了上去,恨不能将他的皮肉咬下来呢。

    产房外,苏太后恨不能将不顾血污、不顾晦气冲进产房的楚寔拖出来,这成何体统,亏他还是皇帝呢。

    亲,本章未完,还有下一页哦^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