傅城予一时怔住。

或许,他是没想到萧冉会打电话给他;

或许,他是没想到这么些年萧冉竟然还会用以前那个电话号码。

眼见他怔住,悦悦立刻热情地伸出来,帮他拿过递到他面前,道:“傅叔叔接电话……”

慕浅暗暗给自己女儿竖了个大拇指,悦悦得到夸奖,立刻眉开眼笑,开心得左摇右晃,几乎就快要跳起舞来。

傅城予是不怎么想当着慕浅的面接这个电话的,可是这会儿电话都已经被递到里了,也没有别的办法,唯有接了起来。

“傅城予,早。”那头那头传来萧冉那陌生又熟悉的声音。

傅城予顿了顿,才道:“早。”

互道早安之后,两个人像是都沉默了片刻,随后萧冉才又道:“昨天麻烦你了,找个时间请你吃饭,怎么样?”

“举之劳而已。”傅城予说,“你何必这么客气。”

“那你就是不给面子咯?”萧冉忽然道。

说这话时,她似乎又恢复了从前的状态,桀骜的,不屑的,带着一丝丝挑衅。

这样的语调让傅城予想起了一些从前的画面,他忽然就控制不住地笑了起来,道:“怎么会?”

“那你就是答应了?”萧冉说,“今天晚上,你有时间吗?”

傅城予细思了片刻,才道:“应该没问题。”

“好,那我就约定你了。”萧冉说,“晚上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