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5200 > 修真小说 > 赤水 > 第45章 姐弟

第45章 姐弟(第1/3页)

    阮家作为兰陵第一世家、玄门一流世家之一,头顶光环甚多,要处理的琐事也比别家多出数倍,像各种各样重要或不重要的宴会。

    阮训就曾因为一次家主聚会商讨楼兰一族遗孤归属问题,断修行前往浔阳参加,归来后又匆匆闭关,连亲人的面都没见上。

    其最重要的,就是须负责辖区内的安全,一旦出现妖兽作乱、邪魔当道,妖人惑民等事,当地人解决不了可向相应世家投帖,寻求帮助。

    濯央把包袱撂在一边,双眼放空,气呼呼的咬着茶杯沿。云梦聆早收拾好了衣服,正在打扫房间,他习惯出门前把屋子整理的一尘不染的。底下一丝不苟的叠着被子,云梦聆回头看了一眼濯央,轻轻勾起唇角。

    “你说这阮家的规矩不仅又多又长,还弄得冠冕堂皇的,说什么为了加分给我们的会,我看就是他们忙不过来了,让我们帮把,一举两得。”

    “好了,”云梦聆伸把她嘴里的杯子拽了过来,咬碎了会划着嘴的,“也不是什么大事,听说就是一个新起的邪教,骗了不少做修仙梦的普通少年,不是什么厉害角色。”

    “厉害的哪敢派给我们,”濯央呲牙,语气豪气云冲,活脱脱一个恃宠而骄的纨绔子弟,“都是家里的宝贝疙瘩,一旦有个伤亡,阮识不是没事找事吗!”

    “哪有那么娇贵!”云梦聆失笑,“带队的是南珩君,有他在,你就放心吧。”

    濯央勉强勾勾嘴,心道:就是他做老大,我才不放心!她抬头看向云梦聆,“我们这趟出去,很大可能要动,你别逞强,跟在我身后就行。”

    云梦聆闻言一愣,这才知道她为何出发前专门跑来见自己,心不禁泛起一阵温暖,他只是微笑,并不解释自己于武学上虽然比不上上月漓和她等人,但也不是一窍不通。

    身为汝南云梦氏的继承人,他自小要学习的东西,比同龄人多的多。

    阮诫御剑在前,脸色如霜。一旁的阮玖连着几眼似乎都不经意的看向阮诫,又回头看了看飞在云梦聆身边的濯央,到底是没勇气把人叫过来。

    这么多外人看着呢!

    濯央毫无知觉,只是低头打量着云梦聆脚下的剑,修长,轻薄,散发着圆润的黄色光芒,与他倒是十分相配。于是开口称赞:“没想到你还挺有两的,这剑是你的吗,叫什么?”

    云梦聆点点头,“此剑名为仁令。”

    “剑是凶器,你又是医者,还把自己的剑以‘仁’命名,你真是……”

    “家父从小就告诫我,拔剑是为了救人,而不是伤人。”

    濯央盯着他,“你们那到底是个什么样的地方,我越来越好奇了。”

    云梦聆飘然一笑,“想知道,以后我带你去。”

    濯央又跟他闲聊几句,眼光已不由自主的往最前方飘去,她下意识的抬抬臂,沉甸甸的,里面装着重逢的副剑,她借这把剑本是为了应付武考,现在没用上,也该还给人家了。

    想到阮诫把遮面和重逢都装进袖子里也能面不改色,濯央瞬间觉得自己弱爆了,一点臂力都没有,真是令人伤心!

    再次认识到这是一副孱弱的身体,濯央心情瞬间差到了极点。

    等一行人浩浩荡荡的到了翠岭镇,濯央在热热闹闹的街上看的眼花缭乱,才就把这件事抛之脑后。

    林家以盐业发家,先祖是个商人,缘巧合寻的制符之术,从此踏上了修道之路。不过,林家成名后也未抛弃致富的行当,原边塞各地,数林家的商铺最多。

    在清风鸟啼的山上待得久了,玄门第一纨绔、打马游街第一人林则怿少了长期丝竹悦耳

    的熏陶,难得的显出几分正派。

    街道两侧胭脂水粉面具纸伞拨浪鼓,琳琅满目,众学子年纪尚轻,见识也少,看见什么东西都觉新奇,但前方阮诫目不斜视,如珠玉在侧,众人也都不敢擅自离队,只是睁大了眼睛,能多看一眼是一眼。

    待走到一间客栈前,林则怿看了看店外幡子,认出自家的标志,就热情的把众人往店里推。

    自家少爷纨绔之名如雷贯耳,脾气上来了连亲爹面子都不给。这身份一亮,掌柜哪敢得罪,立刻唤来小二仔细服侍,片刻后就给众人准备好了房间。

    阮玖心里过意不去,这趟下来毕竟是因着自家任务,感谢好意后刚要推辞,就见年过半百的老掌柜一副快要哭的表情,大有你敢掏钱我就敢放声大哭的派头。阮玖惊得目瞪口呆,只得接受了来自富少爷的豪气。

    趁着众人梳洗打扮的时间,掌柜上了楼,毕恭毕敬的敲门,“二小姐,您料得不错,少爷的确来了这。”

    “知道了,下去吧。”淡淡的女声传至屋外,声音带着一丝不易察觉的久居上位者的威严。

    听到回复,老掌柜低声称是,转身下楼。

    屋内,一位二十出头的年轻女子坐在桌前,里端着一只白色蓝底的茶杯。喜欢收集瓷器的人一眼就能看出,这套茶具是货真价是的景白古瓷,上千年前王朝时代的遗物,真正有价无市的古董。

    亲,本章未完,还有下一页哦^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