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路走过来冷媚儿也挑了不少掩人耳目的东西,都是不怎么沉的小物件,三人将这些东西拿着便在门口结了帐。

付了钱,唯一一件大点的椅子被孟得魁硬塞进了后备厢里,等车门关好,冷媚儿立刻指挥着孟得魁绕着废品站的院墙开了过去。

那六间房就是依院墙而建的,而那出口就在院墙的后面。

车子开过那一片的时候,冷媚儿用手指了指,“喏,就在这里,不过被堵死了,想要进去,还得晚上过来把这里的土层全部挖开,白天干这种事儿不合适。”

孟得魁一拧方向盘:“行,这事儿就交给我了,正经活计我干不来,这种偷偷摸摸占人便宜的事儿我最感兴趣了。”

冷媚儿:……也真亏您说得出口!

孟得魁说完突然想到在缅甸那次,罗琳夫人的库房突然就全部空了,难不成那里的东西就是全被媳妇儿收进了空间里的?

那媳妇儿的空间到底得有多大啊?

接下来的时间,冷媚儿也懒得再跑那些废品站了,估计其它地方也和这边一样,好东西都被人挑过了。

“去商场,想办法弄两台电视,等爹娘回老家的时候带回去,也让他们高兴高兴。”

孟得魁完全没意见,这两天他天天逛街也不是白逛的,对于与购物有关的一切都颇有经验。

百货大楼就有电视卖,但电视票可不好弄,所有的电视票,几乎,全是单位分,但,黑市偶尔也能弄到电视机票,价格却是高的离奇,一台14寸电视机差不多四百到五百块钱,但一张电视机票就值五百块钱!

这三人,对于怎么找票贩子那可真是太有经验了,比猫抓耗子还要手到擒来。

只在百货大楼前那么一站,眼睛随意在人群中打量一番,一道身影便出现在了他们的视线当中。

关键是这位还是个熟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