这一幕让一直坚信科学的顾晓乐也有点无语了。

自己才离开爱丽达她们几个女孩子不到30米的距离,在这么短的距离上这绳子怎么就自己断了呢?

顾晓乐把断掉的绳子拿到眼前仔细地观察了一下,没有任何人工切割的痕迹,这绳子好像是被什么啮齿类的动物给咬断了。

但是自己明明从这条矿道上过来的时候,没有看到任何可能咬断绳子的小动物啊?

要说这是鬼打墙的话,这家伙也未免太神了吧?还知道咬断绳子的?

尽管带着各种谜题,顾晓乐还是有点无奈走出了这条矿道。

不出所料,矿道的尽头爱丽达杜欣儿还有女巨人玲花都是一脸震惊地站在那里等待着他!

“晓乐哥哥……”杜欣儿刚想说什么,却被顾晓乐摆了摆手打断了。

“别说了,这件事情不是鬼打墙那么简单!”

顾晓乐一边说着一边再次环顾整个矿坑,最后才缓缓地说道:

“我怀疑这里有什么东西不想让我们马上离开!”

好家伙,他的这话一说完差点没把杜欣儿吓得尖叫一声背过气去!

这是什么地方,一个满是死人的乱葬坑!

在这里有东西不想让他们走,那会是什么?

杜欣儿不敢去想答案,只能拉了拉顾晓乐的衣角低声说道:

“晓乐哥哥,你觉得,觉得那个东西在,在什么地方?”

顾晓乐苦笑了一下,伸手指了指距离他们大概3,40米高度的矿坑底部回答道:

“如果我没猜错,这玩意应该就在矿坑的底部,怎么样,你们有谁有兴趣陪我下去一探究竟?”

他的这个提议,没有一个人愿意响应。

双腿乱颤的杜欣儿就不用说了,女巨人玲花现在认为是这矿坑底部都是祖先的遗骸不应该受到自己的骚扰,就更没法子让他跟着去了。

唯一一个有可能跟着自己走的也就是爱丽达了,不过刚刚的绳子断裂看起来对她的触动也不小。

她痴愣愣地看着手里的绳子,好半天没有作声,显然也是被眼前的这一幕给惊吓到了。

顾晓乐一看没有人回应自己,索性直接说道:

“既然是这样,那好吧,大家一起陪着我过去好了!”

什么?大家一起去?

杜欣儿望着下面堆积如山的尸骸,连连后退地说道:

“晓乐哥哥,我,我不去行吗?”

顾晓乐微笑着摇了摇头说道:

“这一次谁不去都不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