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叮铃铃——”

桌上的电话铃声忽然大作。

贺汉渚示意贺妈先帮自己去招呼王庭芝, 拿起电话。

“司令,是我。”

“木村今天从外地回到天城了。就在刚才,傅明城应该也是收到了消息, 出城去找他了。”

豹子的声音, 从电话的那头, 传入了贺汉渚的耳。

……

同一时刻, 在天城的城南郊外,木村宅邸。

木村到了家, 洗去旅途的风尘,换了身衣物,便坐在了后舍的书房里,静静等待。

天黑之后, 那个村民打扮的送柴人来了。

和以前一样,来人放好柴火, 进了后舍,跪坐到了木村的对面, 见礼过后,开始向木村禀告前段时间他不在的时候发生的事情。当听到医学校里那个听命做事的学生已被顺利除掉,木村微微点了点头。

他们口里的学生, 便是高平生。

高的家境清贫,在考取医学校,来到天城这种花花世界之后, 受到的冲击,可想而知,他自尊心又高,平日生活有困难,也不愿向人求助。两年前, 一次偶然的机会,他得知清和医院招募人员献血,可获得报酬,于是悄悄前去报名,由此进入木村视线。木村安排手下接触对方,利用金钱和留学的诱惑,顺利地将高控制,变成间谍。

木村起初发展高,只是出于广撒网的考虑,并没有特定的目的。为长远考虑,他的手下,像高这样的间谍,远不止一个。后来,苏雪至出现,引起了木村的注意,他开始指使高刺探苏雪至的情况。在火灾事件过后,苏雪至的实验室就搬迁了,木村费尽心机获得的样本,最终也被证明只是普通的血清。经过这件事后,木村担心对方起疑,于是除掉了高,以彻底免除后患。

村民看着木村的脸色,迟疑了下,又继续禀告:“还有一件事,但不是好消息……”

“说!”木村见手下吞吞吐吐,眉头微皱。

村民知道隐瞒不了,据实交待:“医学校毕业典礼的那天,傅明城照计划,原本应该到场,但他却没来。我不放心,派人查了下,果然出了事。我们安排在他身边监视他的一个秘书行事不慎,被他觉察了。您没回来的这些天,我一直在打听消息,但始终没有后续,我担心已经供出了您……”

“蠢货!”

木村大怒。

“你们是怎么做事的?竟会如此不慎?”

“非常抱歉!但迄今为止,我还是没法回答您的这个问题。我派去的人可以说是我手下当非常能干的一位,在傅氏也做了多年的事,所有人都以为他就是国人……”

木村的面色阴沉无比。

村民明白他现在的心情。

针对他极其关注的那个实验室的刺探工作,现在已经陷入停顿,没有进展。就在不久之前,又发生了一件意外。和木村私交密切的土肥将军回国述职,没想到军舰刚刚出港,当夜发生爆炸。

将军的意外身亡,不但于国是个巨大的损失,这些天木村离开天城,就是去和刚到来的接替土肥将军的人秘密见面,而且,对于木村个人而言,也是痛失挚友。他的悲恸可想而知。

村民再次重重叩首,谢罪:“是我无能!请您原谅!”

这时,庭院的前方发出一阵动静,仿佛有人来了。

村民起身,推开门,探身出去,听了下声音,转头道:“傅君来了!他一定是来向您发难的。怎么办?”

“来了也好,我也正想和我的挚友见个面。”

木村的神色已经恢复平静,淡淡说道。

……

贺汉渚和豹子打完电话,挂了,快步出去,下了楼梯。

王庭芝正坐在客厅的沙发里,在翻着报纸,见他现身,站了起来。

贺汉渚笑着问他怎么突然过来了,是不是有事。

王庭芝走过来,笑道:“没什么事,我是没地方吃饭,来四哥你这里,看看能不能蹭饭吃。”

贺妈和王庭芝很熟,一听,乐了:“王公子你开玩笑吧?你会没地方吃饭?”

王庭芝笑嘻嘻地道:“我说的是真的。我家里现在一天到晚,全是人,根本不是人能待的地方,我实在受不了,就来四哥这里了。”

他转向贺汉渚,“就是不知道四哥你欢迎不?”

贺汉渚笑了:“欢迎之至!你来得正好,我一个人,正好没胃口。”

贺妈也高兴得很:“王公子你快来,我这就去给你添副碗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