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5200 > 其他小说 > 我妻家传统艺能 > 第108章 要想个办法
    高专训练场旁边的更衣室似乎一直都是一个摆设。

    乙骨忧太盘腿坐在树荫下, 膝盖上面平放着木质的练习用刀剑模型,长度比起五条悟曾经送给他的太刀要短上一截,不过用作练习也还是足够的, 至少能在禅院真希的练习棍下重击数十次还能坚持不被折断。

    五条悟赠与他的刀剑名为“大典太光世”, 天下五剑之一, 留存价值远高于使用价值, 本应该被什么传统大户人家当做传家宝收藏起来的,也只有五条悟这种底蕴深厚的五条家族族长能随便送人了——虽然说乙骨忧太对于这其实没多大概念,他只要知道银行卡里的数字还足够他生活就行, 剩下都只不过是数字而已。

    和我妻夏野差不多,都对于金钱没有太多概念, 不过区别也是有的, 就比如说乙骨忧太的账户里并没有那么长的一串零……

    “狗卷同学他们去哪里了呢?”

    乙骨忧太这才把目光从训练场旁边的更衣室外墙上移开,有些放空地呆愣愣盯着树荫边缘, 一滴汗水从他耳廓滑下, 因为剧烈运动导致出汗, 但是接近十二月的冷风一吹,又显得有点凉嗖嗖。

    目前时间是正午, 真希同学和钉崎后辈在隔壁树荫下吃速食快餐, 胖达领着剩下的一年级去买下午要喝的饮料, 最近虽然已经入了冬, 但是在落雪前出现了回暖, 穿着带绒运动服内衬就显得容易流汗,但是安静下来又被风吹得很冷。

    乙骨忧太又把目光挪去了那间更衣室,因为之前在国外出差离开的时间有点久, 所以他也已经记不清更衣室是不是有留存他之前的运动服外套。

    “下午的话你们要进行咒力训练吧。”

    禅院真希隔着半个树荫, 转过脸语气平静地对他说:

    “虽然说是特级, 但是就算是悟也会生病,棘和夏野已经去换衣服了,你不打算多穿一件吗?”

    “天与咒缚”的肉·体无法进行咒力的锻炼,所以禅院真希的训练永远是体术与咒具使用,仍然要进行高强度的身体锻炼,算是除了胖达之外唯二之一不需要加衣服的——另一个是虎杖悠仁,他的身体比斗牛都壮实。

    “啊,嗯……是这样来着……”

    乙骨忧太似乎是愣了一下,然后才慢了半拍回答:“我在想更衣室有没有以前留下来的外套……”

    ——以及狗卷同学和我妻同学去了哪里,如果他们也在更衣室,他觉得自己其实应该避避嫌来着。

    乙骨忧太很警惕地这么想,但是就算他自己再小心,也架不住看着他最近老是浑浑噩噩状态的同学的恶作剧。

    “去看看不就知道了。”

    禅院真希面无异样地看了他一眼:“你还在这愣着干什么呢?”

    “就是啊,忧太。”

    提着一只便利袋的胖达此时也已经领着一年生回到了训练场,也是语气很正常地催促道:“最近的任务可是非常密集,忧太能和我们一起来训练都很不容易吧?如果现在生病了,可是要带着病去出任务的哦。”

    “哦,哦,好的。”

    一被同级生催,就脑子不再灵光,开始变得晕晕乎乎,于是乙骨忧太立刻就忘了刚刚还在顾虑的“更衣室有其他人怎么办”,毫不迟疑地站起身,在两名同学莫名复杂的目光冲着更衣室迈开了步子。

    “……”

    空气似乎是沉寂了一下,然后胖达才提着一袋饮料开口:

    “真希,这样总是会有一种负罪感呢,欺负忧太什么的。”

    “那家伙最近一直都是那副神游模样,吓他一下会更好点吧。”

    禅院真希也跟着看过去,正午刺眼的光线在她的眼镜上打出了一束光,接着才能听到分不出情绪的声音:

    “老是那种状态,对练的时候也在走神,看起来就火大——”

    说到这里,禅院真希顿了顿,然后又从鼻腔吹出了一口气,慢吞吞地补上最后一句。

    “……反正,也和棘打过招呼了。”

    夏野暂且不论,棘的话,其实也很担心忧太的。

    大概是越来越接近里香去年解咒的日子,乙骨忧太最近一直有点心不在焉——虽然说和看到自己的同学和男朋友甜甜蜜蜜可能也有关系。

    一看到狗卷棘和我妻夏野黏黏糊糊凑在一起,乙骨忧太就老是忍不住用拇指去摸无名指指根的戒指,并且现在想要只是用着指腹推着戒指转动已经不太容易了,女式的戒指尺寸偏小,或许要不了多久,他连无名指都带不下,可能需要用绳子穿在胸前带着了。

    过段时间,去买一条不容易断掉的颈链吧。

    乙骨忧太无声的叹了口气,练习用木刀被留在了树荫下,他心里想着什么时候去购置用来穿着戒指的物什,把之前在意的“更衣室会不会看到什么东西”这件事全然忘在了脑后,并且完全没有注意到有可能听到的窸窸窣窣的声音,毫不设防地一把拉开了大门。

    “……”

    银发的同学坐在更衣室长条凳上,身上跨坐

    亲,本章未完,还有下一页哦^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