此时,流火宗本部,一片阴云。

流火宗高层得知了发生在十八连岛的事,对于赤水派突然实力暴涨,感到极为忧虑。

毕竟,他们可是派去了一位天元境中期的杀手助阵,但杀手苍茫却陨落了。

这让流火宗内部的气氛压抑到了极点。

“怎么办?”

“说啊!都给我说啊!”

流火宗宗主曹章心中焦躁,对着在场的一众宗门高层咆哮道。

现在的局势相对复杂,曹章虽然知道赤水派的宗主处于衰弱期,但他也不敢轻举妄动。

原因很简单,平衡!

在外海,九大顶级势力之间讲究的就是一个平衡。

动辄灭别人宗门这种事,曹章并不敢做。

一则赤水派仍有底蕴,一旦其宗主恢复全盛,势必大举报复,到时候就麻烦了。

二则,其他的顶级势力不会坐看赤水派被流火宗灭门,任由流火宗坐大。

如果曹章亲自参战,势必激起其他各大势力的参与。

曹章这一次的计划,是蚕食赤水派的领土,想要趁赤水派宗主衰弱期,捞取一些好处。

但没想到,却踢到了铁板。

这让他很难办,自己不能轻易出手,但也不能对十八连岛的败局,视而不见。

曹章的怒吼,让整个会议厅内的长老们皆面色沉重。

他们何尝不知道,这一次流火宗惹了个大麻烦。

本以为赤水派软弱可欺,谁能想到,对方竟然有高人助战。

现在局势失控,众长老也拿不出什么主意。

“宗主,卑职有一计。”

诸葛天起身,对着曹章躬身一礼道。

诸葛天是流火宗众长老中最善于算计之人,有神机军师之称。

“哦?诸葛长老,快讲!”

流火宗宗主曹章看向诸葛天。

这诸葛天工于心计,说不定能想出什么好主意呢。

“卑职以为,当下随着杀手苍茫的死亡,血河组织已经和赤水派结下了不解之仇。试想,血河组织纵横外海无数年,什么时候吃过这种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