晚上八点,精武武馆。

精武武馆,罗晓江、李可可,张斐然三个人,此刻在喝茶。

三个人呢,心情不是太好。尤其,这个李可可,家中受到了攻击。一个叫做蒋安的人恐吓。

蒋安,43岁,铁砂掌门派的强者。

“可可!等哪位年轻师傅,来了再说!”这个罗晓江,说道。

“也只能如此!”李可可,说道。

李可可,一脸愁容。

对于这个李可可来说,此刻地他,心情不是太好。

面对着强大的敌人,这个李可可的心情,可谓是不太好。

皱了皱眉头,当下的这个李可可,所表现出来的那份模样,独特。

眨巴了一下子眼睛,李可可拿着手中的纸杯,捏软了。

一时间,这个李可可,所展现出来的样子,独特。

李可可,皱着眉头说道:“我就不相信!那个蒋安,能够怎么着!”

这个李可可,再说话的时候,一脸地认真。

不管是什么样子,在这个李可可看来,他所期待的,就是一份平淡,更是安全。

李可可,她所期待的事情,是那个样子。只是,对于其他人来说,可不是如此。在当下,拥有门派力量,总有着武技,可谓是非常了不起的事情。

不管是什么状况,李家绝对不会坐以待毙。李可可,现在唯一能够做的事情,就是等待着叶天的到来。

在李可可看来,能够等待着叶天的到来,是一件好事儿。

不管是什么样子,在李可可看来,他都觉得,自己应该保持着一份敏锐。

眨巴一下眼睛,当下李可可,一脸木然。

“可可,别担心!高手师傅,不是今天晚上就过来拿!来了之后,我们再说这件事儿!”罗晓江,说道。

李可可,一脸地平静:“我们不是,还没有拜师呢!”

“那,有什么,不用拍!今天晚上,我们先拜师,然后,再说你的事情……这样子,不就成了?”罗晓江,说道。

张斐然,竖起大拇指。

张斐然,皱了一下眉头。对于这个张斐然来说,此刻地他,感觉挺好的。

对于这个李可可而言,他期待的,不复杂。

皱了皱眉头,这个李可可想要说些什么,但是什么也没有说。

“喝茶,喝茶……乐观一点儿!乐观一点!”张斐然,说道。

张斐然,在说话的时候,皱了皱眉头。

对于这个张斐然来说,他眼睛之中,透露着的神情,和往日不一样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