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来是喜欢这种认真专注的女孩子啊。”迹部景吾总结道,随即皱眉,在心里小声说,两个认真的人在一起岂不是有点无聊?

手冢队长不置可否。

后来初鹿野坦诚,自己一直在关注他。

解释了大半天,从下午解释到晚上。圆月挂在天边,连灯都没来得及开。

初鹿野说完,绞着手指头很忐忑,怕手冢队长不开心,手冢队长眼睛明明灭灭,说了声谢谢。

初鹿野看着手冢队长的脸看傻了。

他笑了!他对着她笑了!他竟然对着她笑了!

初鹿野觉得一阵晕眩,傻兮兮的说:“你笑的样子真好看。”

芝兰玉树的温润儒雅。

手冢队长一点头,唇边的笑更明显了一些:“谢谢。”

他们渐渐有了交集。

不过,让他们确定关系却是因为一次意外。

手冢队长有天晚上想要去附近球场看比赛,初鹿野陪着他一起去的。那时候手冢队长手臂已经好得差不多,正好球场有人打球,手冢队长就拿了球拍跟那里的几位球员过了几招。他伤好的差不多,对付非职业选手易如反掌。手冢队长不放水,对方多少有点被打恼了。输不起,非要跟手冢队长再来一局,手冢队长拒绝,打算离开。

结果就有一个扎着脏辫的黑人运动员,愤怒之下把球拍对着手冢队长的手臂挥了过去。

手冢队长背着身并没有察觉,初鹿野看见了,谁都没想到娇小的她能动的那么快,跟瞬移一样,一边叫着手冢队长名字一边冲过去,手冢队长的胳膊保住了,护着手冢队长手臂的初鹿野被球拍砸了头。

晕倒的前一刻初鹿野脑海里的想法竟然是,这个人是真使了劲儿啊……

醒过来的初鹿野在医院,头上缠着绷带,脑袋一动就痛。守着她的是手冢队长,察觉到她醒来,摁着她肩膀:“别动。”

初鹿野就乖乖的不动,第一句话就是问他:“你手臂,没事吧?”

手冢队长说没事,手臂被她护的好好的。初鹿野就笑,很有成就感的笑。

“一条手臂,值得你这么护着?”手冢队长看她头上的绷带问道。

“值啊,怎么不值,”初鹿野小声道,因为疼,声音有气无力,却莫名坚定,“是你的手臂诶,我从小就希望你的手臂能好好的。”

所以她当了医生,她学了骨科。

手冢队长不动声色。

他知道她没有男朋友,刚大学毕业不久,特单纯一姑娘。

所以他很小心的摸摸她的头:“以后不要再这么莽撞。”

“哦。”初鹿野乖乖应着。

“我会很难过。”手冢队长继续说道。

初鹿野又哦了一声才反应过来,心里一跳,睁大眼睛看着他。

手冢队长对她露出一个很轻的微笑。

跟之前一样,好看的让她说不出话。

“你是不是……我没有想多吧……”初鹿野喃喃的说了半天,不知道说什么好,脸渐渐红起来。

她悄悄伸手,小心翼翼的探过去,用中指勾住他的小手指,看他的反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