沈倾城手中还有九支箭,这一次她没有让南宫夜帮忙,免得平白无故又受他的气。

她学着南宫夜将箭搭在弦上,瞄准拉满,随后松开手指。箭“嗖”的一声飞出,随后成功射中一盏花灯。

沈倾城睨了一眼那花灯,满意地勾了勾唇,回头看向南宫夜,颇为得意地扬了扬下巴。

哼,没了他,她还不是可以自己赢。

南宫夜一瞬不一瞬地睨着她,只觉得方才的她与记忆中的那个她一点一点地重叠,虽然她不记得过去,拉开弓箭的时候,眉眼间的神采和周身的气质都与当年的沈倾城如出一辙。

这半年来,沈倾城天真懵懂,让他几乎忘了,她曾经是所向披靡无往不利的征北大将军,是他是北齐最强大的对手。

“你一直盯着我干嘛?我脸上有脏东西?”

南宫夜收回心神,神色森然,沉声道,“走吧,回去了。”

“还有八支箭呢。”

“你若不想回去,大可留在这里过夜。”甩下这句话,南宫夜冷然转身,头也不回离开。

“你这人怎么这样啊!”沈倾城气得在原地跺了跺脚,却不得不妥协,将手中箭矢递给了一旁的商贩,忙不迭追了上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