宫菡汐则很是自然的接受了,而蓝廷恩呢,至从宫菡汐和陆和泽坐的挨在一块儿,蓝廷恩的目光就会时不时的投向宫菡汐,像看着自己的什么宝贝似的,生怕自己一个不注意就被人给拿走了。

当然这两块牛肉是如何进入宫菡汐的碗里,然后在如何进入宫菡汐的嘴里的过程,被蓝廷恩瞅得一清二楚,当然在此过程中蓝廷恩那多云转阴的脸色变化也被白芷和蓝书恩看在眼里。

此时的白芷也似乎明白了刚才蓝书恩所说的话的意思了。但不知道出于什么原因,她也并不打算阻止,毕竟看热闹的不闲事大。

可能是餐桌上人们的热情比较高涨,所以完全融化了蓝廷恩一个人释放的冷空气。重要的是,人们对蓝廷恩不太有喜怒哀乐表情的那张脸算是习以为常,所以除了白芷和蓝书恩,也没有别的人注意到他今晚几乎没怎么吃饭,估计是被气的吧!

在把客人送走后,白芷喊住蓝廷恩,悄悄的问:“结婚也有段时间了,也不知道你们夫妻两相处的怎么样?”

“就那样,结婚的时候才认识,能好到哪去?”蓝廷恩淡淡的说着,但是语气里明显的充满了不爽,人们都在,他也不能拎着陆和泽打一架吧?